送货上门的服装顾问对于西服裤子出现的尺寸偏

 衬衣定制     |      2019-11-15 18:01

  “如果工资允许,给自己定制一套合身的衣服吧”。近一段时间,类似的广告词频繁出现在各种互联网平台的广告中,这种被称为互联网高端私人服装定制的生意在互联网广告中被人们熟悉。

  “如果工资允许,给自己定制一套合身的衣服吧”。近一段时间,类似的广告词频繁出现在各种互联网平台的广告中,这种被称为互联网高端私人服装定制的生意在互联网广告中被人们熟悉。

  财经网发现,这类所谓的互联网私人定制服装和传统的私人定制服装最大的区别就是价格低,一件定制衬衣的价格区间在199~399元之间,一套纯羊毛西服(一般会加赠衬衣和领带)的价格区间在1999~6999元之间。此外,休闲装、○▲▲●…△牛仔裤在互联网私人服装定制平台上都可以按需定制。☆△◆▲■

  可以媲美成衣的价格,量身定制的私人专属服装,这让互联网高端服装定制看上去很美。刘磊最近刚刚从之前工作的媒体跳槽到一家互联网公司,30出头的他属于互联网原住民,因此他对各种新兴的互联网产品具有很高的接受度,“互联网已经通过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改变了我们这代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刘磊认为以前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互联网的加持下都变成了现实。

  今年7月,刘磊获得了一次出国培训的机会,他决定为自己添置一套西装,而互联网高端私人定制西服和他所有的需求不谋而合,最终他在一个叫衣邦人的平台选择了一套6100元的纯羊毛西服,平台赠送了衬衣和领带,★▽…◇定制客服专员承诺15个工作日之后将西服送到刘磊的手中,想想自己9月28号才出国,刘磊为自己的时间安排刚到满意。

  “其实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觉得她们还是挺专业的,这和我以往去商场买衣服的体验完全不同,专属的美女服装顾问在预约时间准时上门测量,整个服务流程也不错,据说她家的服装顾问都开特斯拉”,刘磊甚至感觉以前去商场买衣服就是浪费时间,互联网再次改造了一个行业。

  刘磊的订单中显示,服装顾问上门量体的时间是7月28日,按照平台的规定,10到15个工作日之后,最晚8月16日刘磊将收到他的服装顾问亲自送来的定制西服,★△◁◁▽▼而且还要经过试衣环节,如果刘磊确定满意后,这次西服定制的整个流程就完美结束。

  8月16日,刘磊没有等到上门的服装顾问,微信询问服装顾问得知,衣服最晚8月18号送到,因为17,18号两天正好是周六日,刘磊对此并没有提出过多的异议,毕竟距离他9月28号出国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8月18日下午6点,刘磊收到了服装顾问的微信,对方表示西装做好了,由于当天是周日,刘磊和服装顾问约定8月19日上门送货,顾问反馈8月19号时间已经约满,于是双方约定8月20日上午9点送货。

  在约定的时间刘磊拿到定制的西服之后开始试衣,当穿上西服的裤子之后,刘磊的第一反应是:裤子拿错了吧?定制的西服裤子并不合身,最肥的地方整整超出4厘米。送货上门的服装顾问对于西服裤子出现的尺寸偏差也感觉有些诧异,分析原因可能是刘磊当时量体时穿了一条比较厚的裤子,服装顾问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拿回去修改尺寸,尽快给刘磊做好送回。▪️•★

  为何上门量衣定制的服装尺寸会有如此大的偏差?平台承诺的最晚15个工作日送货上门,为何也没做到?刘磊对于互联网高端私人服装定制这种业务模式开始产生怀疑。

  搜索平台显示“定制”一词起源于英国伦敦的萨维尔街,这里以传统的男士定制服装而闻名。据说萨维尔街定制服装的客户包括了温斯顿丘吉尔、纳尔逊子爵和拿破仑三世等名人。从事男装设计多年的设计师李楠向财经网表示,传统的私人定制服装和现在所谓的互联网服装定制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传统的服装定制95%的工作量都是手工完成的,例如一套私人定制西装的制作,▲★-●至少要经过三次试穿和调整,这些调整贯穿在西装的整个制作过程中,而不是做好以后客人穿着不合适再调整,△▪️▲□△在英国一套高级定制西服的起价在2000英镑(18000元人民币)以上。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刘磊定制服装的衣邦人品牌注册时间2014年11月28日,五年以来共获得近亿元的融资,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2019年9月4日,据衣邦人介绍此次战略融资 金额为4000万人民币,本次融资主要用于衣邦人供应链能力提升,更好完善供应链生态体系,并加大供应链赋能计划相关创新产品的研发投入。

  “感觉衣邦人的供应链确实有很大的问题,8月20日西服裤子被取走以后,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服装顾问对我不管不问,每次都是我催问什么时候能做好”。西服裤子修改的过程让刘磊对于互联网服装定制彻底失望,一直到9月28号出国,刘磊也没有穿上定制的这套西服。期间平台只是以各种理由推诿,“一会儿说服装顾问调岗了,一会儿说十一期间订单太多,一会儿又变成不能修改,重新给我定做了。”面对每次都不一样的理由,刘磊认为衣邦人不仅仅是衣服做不好,服务流程也存在很大问题,“最后服装顾问已经不怎么理我,让我找平台客服解决问题,每次给平台客服打电话,我都像祥林嫂一样把自己的遭遇从头到尾讲一遍,每次平台顾问都说已经详细记录,会及时给与解决,但是下一次打电话,接电话的平台客服对我的遭遇又像从没听说过一样”。

  据媒体报道,2018年8月,在衣邦人举办的“中国新定制”2018品牌发布会上,其创始人方琴提出将“新用户”、“新模式”、“新技术”、“新供应链”、“新目标”作为公司下阶段重点发力的五大维度。其中提及到的“新供应链”,便是衣邦人随后在业内推出系列供应链迭代举措,包括供应链赋能、全球面料直采等相关战略。

  设计师李楠向财经网表示,■□据他了解,目前很多互联网服装定制平台都是和一些小型的服装加工厂签约,利用加工厂日常服装加工订单不足的情况,插入一些零星的订单业务。

  财经网也就个性化生产问题咨询了国内一家大型地毯加工企业负责人,对方表示她们也在尝试用互联网订单的方式来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为此她们开发了微信小程序,用户可以自己在小程序中选择自己喜欢的花色和尺寸购买地毯。但是该负责人也向财经网表示,目前个性化订单只占很小的一个比例,而且她们还会根据批量订单的情况调配产能,首要任务还是满足批量订单的生产。

  互联网分析人士认为,从互联网高端服装定制的模式看它还是属于O2O的范畴,◇•■★▼在量体裁衣方面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用户从平台根据自己的体型特征选择相应的产品,平台会给出几个主要部位的选项。例如衬衣,国内某平台会给出肩、腹、腰的三个参数,用户自行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选择。另一种形式则是衣邦人这种上门量体的方式,这种方式虽然看上去更加精确,但是也收到服务人员业务素质的影响。但无论是那种方式,在后期制作上依然采用机器生产。

  对于互联网高端私人定制这样商业模式,投资人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一些不看好O2O模式的投资人认为,上门服务的专业技师工资通常是比较高的,月收入在8000~10000元不等。让他上门给一个收入在四五千元的人去做服务,这并不能提高行业的效率,如果没有平台的补贴,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成立的。◆◁•

  投资人认为在国内市场,低收入人群往往在为高收入人群提高效率,不可能反过来高收入的人跑过来为低收入人群提高效率。据衣邦人创始人方琴介绍,目前公司的着装顾问学历都在大专以上,来自北京服装学院和南京艺术学院等学校,本科学历占六成,硕士学历占一成。▼▲平均月薪在1万元以上,最高月薪能达到2.5万元。

  投资人认为上门服务最适合做高端市场,无论是美甲师,还是厨师等行业均面向高端市场。服装定制上门如果做成大众化的服务能否成功,还需要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到截稿时为止,刘磊和衣邦人依然没有就定制西服的订单问题达成一致,□▼◁▼“如果衣邦人一直不给我一个说法,而是每次推诿,我只能起诉他们。”

  从今日起,中国电信将再次大幅下调国际及港澳台地区漫游流量资费,同时开通覆盖绝大部分出访量的106个国家和地区的4G漫游服务。

  奇虎360认为用户在搜狗搜索中输入“360省电王”时,下载链接指向搜狗手机助手。

  今日头条今日宣布战略投资国内知名图片库东方IC,投资案完成后,东方IC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作。今日头条方面并未对外公布具体交易细节,不过有消息称该投资为控股级投资。◆●△▼●